第六十二章 黄金铁三角的往事(中) - 斗罗大陆

第六十二章 黄金铁三角的往事(中)

“一年一年过去了,我甚至不敢再去打听二龙的情况,我怕自己忍不住会去找她。在浑浑噩噩之中,我只能将自己的心力都投入到对武魂的研究之中。直到遇到你,才又重新焕发了我内心的生机。将心神寄托在你身上。这些年我才好过了一些。我知道,弗兰德肯定是知道二龙在这里的,他并不是草率的人,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在刚刚于天斗皇家学院受过刺激之后,又怎么会再选择一所学院呢?只不过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而已。再见二龙,只会让我更加痛苦。二龙的实力远远强于我,这次,就算想要离开这痛苦的漩涡恐怕也已经无法做到了。” 唐三看着大师,眼圈已经有些湿润了,是啊,老天对老师是何等的不公平,剥夺了他那本应该继承的强大武魂也就算了,竟然连他与爱人结合也要破坏。 “老师,世俗的眼光就真的那么重要么?谁说您是废物,在我心中,您才是最强大的魂师。知识同样也是力量。谁敢说自己在武魂方面的知识比您更丰富?谁也不能。老师,您是最棒的。二龙阿姨一直等了您这么多年都没有选择其他人,对您是何等深情?您再这样逃避下去,只会令你们两人都痛苦。哪怕您真的在意世俗眼光,您也可以带着她远走高飞啊!” 大师痛苦的摇了摇头,“不,那样对二龙太不公平了。小三,爱一个人,不一定非要得到。我更希望她能生活的快乐、幸福。” 唐三此时已经忘记了自己是学生的身份,看着大师的沉郁,不禁抗声道:“您这样逃避,二龙阿姨就能幸福?她如果幸福,会唱出那样悲伤的歌曲?会一看到您就哭泣?她甚至不敢用言语来试探您,就怕刺激到您。老师,是您的心太脆弱了。世俗眼光又如何?二龙阿姨一个女人都不怕,您还怕什么。您应该和她一起,勇敢的去面对这些,破开一切障碍走在一起,像您的家族,像所有人证明,你们在一起并没有错。堂兄妹之间的血缘虽近,但真的就没有这样结合的么?老师,您不只是在怕二龙阿姨会和您在一起受苦,您同样也是不敢接受这个现实,您是在自卑啊!” 大师呆呆的看着唐三,嘴唇嗡动,却已经有些说不出话来。虽然他和弗兰德一样,是那么的骄傲。可是,拥有低等武魂的他,内心深处却始终是自卑的。弗兰德和二龙都不敢说到他心中的痛楚,此时唐三在激动之下说了出来,却正好命中要害。 “他说的对。你为什么要自卑。千万人说你是废物又如何?只要我柳二龙认为你是最棒的就足够了。小刚,你真的就不明白么?如果我在乎我们之间的亲缘关系,我会一直这样找你?会一直如此痛苦?” 柳二龙从唐三与小刚背后不远处缓缓走了出来,泪水不断从她面庞上滑落,看着大师,一步步坚定的接近。娇颜是那样的光彩夺目。 这一次,大师终于再没有逃避柳二龙的目光,看着她一步步走近,大师的心跳速度明显在增加着。内心的魔障在那汹涌澎湃的情感冲击下正在逐渐的破裂,二十年的压抑屏障,已经无法再阻挡他内心深处那份金子般的深情。 唐三静悄悄的向后退去,逐渐没入树林之中。他知道,在这个时候,谁也不应该去打扰他们。他在内心中暗暗的为大师祝福着。老师时常流露出的落寞他又怎会看不见。 此时,源头终于找到,如果能将其化解,让大师和柳二龙真的走到一起,那么,对于他们双方来说,都是一个最好的结局。 树林幽暗宁静,唐三并没有急着回去,只是在树林中静静的走着,不知道为什么,听了大师和柳二龙之间的故事,他脑海中突然想起了小舞。他的心态,并不是一个十三岁的孩子,而已经是中年人的情绪。 小舞也是自己的妹妹,她在自己心中,究竟是怎样的地位呢?认识小舞以后,唐三第一次在自己内心深处思索起了这个问题。 如果,大师和柳二龙之间的事情出现在自己和小舞身上,那么,自己会如何来解决?唐三发现,自己此时的情绪有些迷惘,也有些茫然。 周围的空气突然有些冷,唐三机灵灵打了个寒战,不禁有些奇怪的皱了皱眉。 魂力突破三十级,他的玄天功也已经修炼到了第四重,已经到了寒暑不侵的地步,何况这又是夏季,怎么会觉得冷呢? 而就在这个时候,唐三突然吃惊的停下脚步,就在他面前三米之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多了一个人。一个全身绿色的人。 绿发、绿眸、绿色的指甲,冰冷邪恶宛如毒蛇一般的眼神,这突然出现在唐三面前的,赫然是白天所见,那位拥有毒为封号的封号斗罗独孤博。 唐三几乎是下意识的就想开启自己的武魂,但是,独孤博的身体下一刻已经来到了他面前,也没见他如何行动,唐三只觉得大脑中一阵眩晕,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而就是这瞬间的魂力波动,却惊醒了不远处刚刚融入大师怀抱之中的二龙。 “什么人?”柳二龙眼中精光大放,猛的从大师怀中直起身,目光朝着那魂力波动传来的方向看去。她明显感觉到那股不强的魂力波动内蕴含的恐怖气息,身形一闪,已经将大师挡在身后。 大师先是愣了一下,紧接着脸色大变,“不好,可能是小三出事了。快去看看。” 柳二龙很自然的拉起大师的手,骤然加速,凭借着魂力气息,很快来到了之前出事的地方,但除了空气中的冰冷,他们却没找到任何线索。柳二龙催动自身魂力全力搜寻,却怎么也无法再找到唐三的气息。 大师当机立断道:“走,先回去找到弗兰德再说。这冰冷的气息有些熟悉,如果是那个人,恐怕就难办了。”大师的实力虽然不强,但观察力和判断力却比普通人要强的太多了。 这丝冰冷的气息立刻让他联想到了白天在天斗皇家学院见到的独孤博以及后来和独孤博祖孙相见的碧磷蛇魂师独孤雁。 头昏沉沉的,当唐三从昏迷中清醒过来的,发现周围尽是黑漆漆的一片。 只有两点绿光在黑暗中闪耀着阴森的光芒。 默运玄天功,唐三体内的魂力逐渐凝聚,力量也重新回到身上,但他并没有动。大师教过他,越是危险的情况下越要保持冷静,绝不能因为自己的轻举妄动而陷入危机。 “醒了就不用装了。你真的只有十三岁么?怎么心态却像个老手。”沙哑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随着眼睛对光线的适应,唐三这才借助那两点惨绿色的光芒依稀看清,独孤博就坐在他身旁不远处,而那两点绿光,竟然是独孤博的双眼。 翻身坐起,唐三并没有开口,只是冷冷的看着独孤博,心中已经是一片冰凉。不用问,他也知道独孤博抓来自己的原因,显然是来自独孤雁的报复,落在这以毒为名的封号斗罗手中,自己还能有什么好下场? “小子,你叫唐三?”独孤博靠在身后的石壁上,淡淡的问道。 “不错。”唐三的回答很简单。他自然不愿意就这样束手待毙,坐在那里,悄悄的提聚自身魂力。 虽然他知道以自己三十多级的魂力面对一位九十级开外的封号斗罗根本没有任何机会,但如果不做最后的拼搏,他又怎么会甘心呢? 独孤博眼中绿光闪烁了一下,“听说,你破了我孙女的第三魂技,还用毒制住了她。你是怎么化解她那蛇毒的?只是烈酒恐怕不够吧。” 唐三淡然道:“亏你这老怪物还号称毒斗罗,难道连雄黄克蛇毒的道理都不明白么?雄黄配烈酒,能够让雄黄的特性完全发挥出来,再加上火焰的灼烧。你那孙女的第三魂技虽然很毒,但也并不是化解不了。” 独孤博突然喋喋怪笑一声,“多少年了,我算算多少年没有人敢这么和我说话了?小子,你不怕死么?竟然敢置疑老夫的毒?你知不知道,哪怕是其他的封号斗罗,在谈起我的毒时也会勃然色变。” 唐三不屑的哼了一声,“你的毒?不过是垃圾而已。” “你说什么?”独孤博眼中绿光骤然大放,只是微一抬手,唐三的身体就被一股无可抵御的大力掼了出去,重重的砸在背后的墙壁上,剧烈的疼痛令他险些再次昏迷过去。(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