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一章 同样的命运,唐三的十万年魂环 - 斗罗大陆

第一百六十一章 同样的命运,唐三的十万年魂环

对手之中,所有能够飞行的魂师都是敏攻系,而敏攻系五去其四,最多只有一名飞行魂师存在。魂师的攻击距离是有限的,只要能够支撑到逃入空中,他和小舞就很可能冲出重围而去。 杀神领域本身就是依附于昊天锤上的,在这个时候爆发出来,配合昊天锤的霸气,一举冲破对手锁定,同时也在杀神领域的影响下,唐三自身战意重新提升到巅峰,追来的对手却会受到领域影响而修为下降。 在这一刻,唐三所有的潜力都已经迸发而出,他知道,此时对于自己来说最危险的就是跃起后距离地面五十米范围内的时候。在这个范围,他必将承受对手所有人的联手打击,如果不能撑过去,那么,就是自己和小舞的死期。 所以,在跃起的一瞬间,他双手一托小舞腋下,猛的将小舞甩了起来。不论承受怎养的攻击,他都绝不会让小舞与自己一起承受。 魂圣的反应自然是很快的,唐三就算全力腾跃都不可能在一瞬间脱离出他们的攻击范围,更何况他甩出小舞后,自己的身体还有短暂的停滞减速。蓝银皇右腿骨中产生强劲推力,推送着他的身体追向空中小舞。同时唐三双手握锤,用力向下方轰去。 这一下,他几乎是用出了自己所能达到的全力。 八名魂圣加上一个焱,在已经围拢的情况下又怎会让唐三和小舞轻易逃脱。气息封锁突然被迫,引发的自然是他们疯狂的打击。 那名硕果仅存的敏攻系魂师已经高高飞起,从侧面冲向空中,其他八人,八个魂技同时爆发。 这一次武魂殿死了这么多人,如果唐三逃脱,他们罪责难逃,再加上唐三带给他们的恐怖感觉,此时更是已经用了全力。一时间,所有人的攻击重心全部集中在唐三身上,而且除了实力不足的焱以外,他们都已经用出了武魂真身。 武魂真身无疑会令魂力大量消耗,但也同样将魂圣的实力提升到极限,到了这种程度,他们的攻击方式反而变得简单起来。七名魂圣同时由下向上攻击,集中的攻击力都是他们最纯粹的魂力冲击。 但攻击方式虽然是一样的,他们各自的武魂不同,攻击出的魂力波自然也有所区别。有霸道的,有阴柔的,有诡秘的,也有冰冷的和炽热的。一时间,七道强悍至极的魂力同时冲天而起。直袭唐三。 这剩下的七名魂圣,全部都是强攻系,他们最强的特点就是攻击,如此集中七人武魂真身之力朝着一个对手发动攻击,哪怕是封号斗罗来抵挡,也不是那么容易。更何况是已经大量消耗魂力的唐三。 “不——,哥——”小舞的平静终于被打破了。被唐三抛飞的一瞬间她就已经感受到了不妙,眼看着自己瞬间远离唐三,她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看着那些无数华丽的光晕向唐三吞噬。 唐三自然知道小舞的脾气,在甩出她的时候,就已经捏了一下她的麻穴,令她无法施展瞬间转移回来与自己一起承受。 面对下方的攻击,唐三此时却变得极为冷静,哪怕是杀神领域也无法影响到他现在的情绪。 杀神、蓝银双领域同时最大程度开启,强烈的白光释放而下,尽可能的削弱着这些魂圣的实力。与此同时,昊天锤轰出后收回,蓝银皇疯狂涌出。 唐三双手抱住膝盖,令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一团,背后八蛛矛叠起,像盾牌一样挡在背后。疯狂涌出的蓝银皇快速的将他缠绕成大茧一般。通体闪烁着蓝金色光泽。 唐三的反应可以说是快到了极致,在致命的威胁面前,他终于突破了。体内魂力瞬间暴增,五十九级到六十级之间的瓶颈被一举击溃。这骤然提升了一些的魂力无疑成了他生存下去的砝码。 轰,首先与对方攻击接触的就是昊天锤那一击。 毫无疑问,昊天锤是当今天下最强大的武魂之一,但是,唐三的昊天锤还远不够强大。没有一个魂环附加,加上他此时魂力的程度,根本不足以将昊天锤真正的威力发挥出来。骤一接触,立刻就被魂圣们强横的攻击瞬间击溃。 唐三从来就没想过利用昊天锤那一击来抵御敌人的攻击,他要的是借力。 果然,在那七道光芒吞噬他的身体之前,就因为昊天锤轰击与对方碰撞所产生的反作用力,他的身体再次被推的向高空飞去。 攻击距离越长,攻击力就会被削弱的越多。此时此刻,哪怕只是能减弱对方些微攻击,对于唐三来说,生存下去的几率也会增大几分。 轰—— 仅仅是第一道武魂真身魂力轰击,唐三身体周围的蓝银皇就已经尽数破碎。武魂真身爆发出的攻击力,不论如何也不是他现在这个级别所能抵挡的。 “不要——”空中的小舞,眼看着唐三在剧烈的轰击之中宛如狂涛怒浪中的一叶小舟,泪水不受控制的从她眼中喷薄而出。但是,唐三将她抛出的那一刻,已经将自身绝大部分魂力都作用在她身上,她的身体依旧在朝着高空飞行。 轰—— 第二下攻击落在了唐三刻意调整好的背后八蛛矛上。刺耳的破裂声中,八蛛矛全部龟裂,而唐三再也无法保持蜷缩之势,一股浓郁的血雾从他口中喷吐而出。令空气都变成了淡淡的红色。 轰—— 第三下攻击几乎是紧随着第二下落在了唐三背后,这一次,哪怕是经过无数次洗礼提升后的八蛛矛,也终于抵挡不住。瞬间破碎。化为无数蓝金色的碎片四散纷飞。又是一口血雾从唐三口中喷出。他的脸色已经变得如同金纸一般。 此时此刻,再没有什么力量能够保护他。地面上的蓝银草在七名魂圣的联手武魂真身爆发之下,甚至连近身都不可能做到。而唐三自己,所能做到的也只是取出昊天锤。 第四道攻击来了,那是一道完全呈现为墨绿色的攻击。 而就在这道攻击来临的瞬间,半空中的唐三却做出了一个令人不可思议的动作,强行在空中扭转自己的身体,右腿如同鞭子一般向那道墨绿色的光芒抽去。 哪怕是武魂殿那些人,也不明白他为什么要这样做,对于唐三来说,最好的情况自然是用昊天锤去抵御,就算抵挡不住也能让自己尽可能小的受到冲击。要知道,在这些武魂真身作用下的魂力冲击,令那名飞在空中的敏攻系魂圣都不敢靠近这边。 轰—— “啊——”刺耳的尖叫声从小舞口中发出,她双目中流出的已经不再是泪,而是血。也就在这一刻,她终于强行冲开了唐三封住的麻穴。 唐三的右腿消失了,完全消失在空气之中。可他本人却冷静的可怕,口中再次喷血的同时,右手一捞,体内魂力狂泻而出,就在那自己右腿化为的血雾之中,抓住了一根蓝莹莹的腿骨。 猛的回转身,根本就不去看后面继续朝着自己轰击而至的三道攻击,用力的将那截右腿骨朝着小舞的方向甩了过去。 “小舞,魂骨技能飞行,快走——”唐三的声音已经完全沙哑了,宛如撕裂了一般,他将自己身体最后的力量全部灌注在这一甩之中。 早在弹身而起的一瞬间,唐三就已经计算好了一切。他根本就没有想过自己能和小舞一同逃走。魂力大量消耗,面对比自己强大的太多的敌人。全身而退只是痴人说梦而已。 弹身而起,用自己作为小舞的盾牌,将她甩出,在对手攻击无法抵御的时候,以右腿为代价阻挡,同时用当初唐昊使用过的方法强行剥离了蓝银皇右腿骨与自身的联系。 唐三并不是封号斗罗,他自然也没有自行剥离魂骨的代价,在这一刻,他付出的,是自己的生命。 右手抓入血雾中的同时,他的左手,已经握着一块八蛛矛的碎片,狠狠的插入了自己的左胸心脏。只有在这付出生命的情况下,他才能强行的令蓝银皇右腿骨从体内剥离出来。 最后的生命力,就是甩出那一块蓝银皇右腿骨,在喊出那句话的时候,紫黑色的鲜血已经从唐三口中狂涌而出。 但是,他在笑,他脸上流露出的,只有笑容。 他不愿意死在敌人手中,他说过要保护只属于他的小舞。他知道,自己做到了。在高空中接到自己的蓝银皇右腿骨,小舞必然能够逃出升天。 胸前的含沙射影触动,无数细针朝着距离他不远的敏攻系魂师射去,哪怕是在这最后一刻,唐三也要尽可能的帮助小舞拖延敌人。以确保她的安全。 地面上,两道身影急速奔来,他们到来的时候,正好是那七道光芒腾起,朝着唐三身体追去的一刻。 邪月的瞳孔收缩了,而和他一同前来的胡列娜却已经完全呆滞了。 她眼看着唐三的身体在那一道道光芒中变得破碎,眼看着他自残自杀取骨,眼看着他呼喊着至爱的名字,将生的希望抛向爱人,胡列娜眼前已是一片模糊,身体一软,倒在了邪月怀中。 小舞眼中。 蓝银皇右腿骨向自己飞来,唐三右手握住八蛛矛碎片狠狠插入自己心脏,剩余的三道强光即将吞噬他的身体。他就是要以生命的代价来换取自己活的机会。 这一刻她已经完全明白,所有的一切都是唐三计划好的。她与他的心仿佛连接在了一起。 哥,对不起了,这一次,我不能让你的计划完成。 小舞的双眼已经变得血红,就像当初唐三找不到她的时候一样。看着唐三那已经残破,并且即将被吞噬的身体。身在半空中的她猛然抬起头, “啊————”一声无比尖利的悲鸣骤然从小舞口中爆发而出。那尖锐的声音似乎令整片星斗大森林都为之颤抖着。 刺目的红光,骤然从小舞眉心处蔓延开来,化为一圈红色光晕瞬间扩散。红光所过之处,所有的一切都被渲染成了血色,所有的一切,也在这一刻为之静止。 …… 吼—— 泰坦巨猿、天青牛蟒全身光芒同时迸发,两口浓厚的血雾同时从他们喉中喷出。刹那间,鬼、菊二斗罗联合形成的武魂融合技再也无法封锁住他们的身体。金、银两色光芒宛如玻璃一般破碎开来。 闷哼声中,月关与鬼魅同时喷血分离,重重的摔向岸边。此时如果泰坦巨猿和天青牛蟒想要杀了他们,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 但是,两大森林王者却都没有这么做,他们口中响起山崩海啸一般的悲啸,同时朝着一个方向狂奔而去。所过之处,所有植被全部化为齑粉。 …… 落日森林,冰火两仪眼。 唐昊静静的坐在地上,在他面前,郁郁葱葱的蓝银皇已经长大了几倍,每一根草叶都在轻轻的律动着。 冰火两仪眼乃是天地间最好的聚宝盆之一,这里是植物的天堂。蓝银皇在这里的生长速度只能用恐怖来形容,更何况她还得到过儿子血液的滋润。 她虽然不能言语,但意识却随着身体的生长正在缓慢的恢复着。 突然间,唐昊闭合的双眼猛然睁开,而在他面前的蓝银皇也剧烈的律动起来,无数根草叶飞快的缠绕上了唐昊的双手。 唐昊的脸色顿时变的苍白起来,“阿银,你,你也感觉到了么?” 蓝银皇剧烈的颤抖着,每一根草叶都像是要诉说什么似的不断抖动。 唐昊眼中充满了不敢置信之色,“不,不会的,我们的小三那么出色,他怎么会,怎么会遇到生命的危机……” 尽管现在的唐昊已经不再是昊天斗罗,但是,曾经的修为令他的精神力极为敏感,血脉相连的感觉使他清晰的感受到远方那正在不断消逝的生命气息。 “咦——”突然之间,唐昊的脸色变了变,蓝银皇也不再颤抖。唐昊瞪大了双眼,望向远方,“这,这是什么……,怎么会,小三,难道,难道你遇到了和爸爸同样的命运。” 唐昊的嘴唇在颤抖着,儿子或许不用死了,但是,曾经出现在自己身上那生不如死的感觉难道也要同样出现在他身上么? …… 静止,所有的一切已经都已在那红色光芒中变为了绝对的静止,哪怕是空中魂圣释放的魂力攻击也已经停滞在半空之中。 唯一能够移动的,就只有那红光的中心。 小舞全身都已经变为了红色,那是一种晶莹通透的暗红,身上的衣服已经化为灰烬消失,露出了她那完美而通透的通体。宛如红宝石一般晶莹剔透。 没有人能看得到她,因为在这一瞬间,停止的也包括周围人的意识。 这才是属于十万年魂兽的力量,尤其是在她已经燃烧自己生命能量的情况下。 随手一招,那根蓝银皇右腿骨已经落入她掌握之中。静静的降在唐三身前,大滴大滴的鲜艳的血泪轻轻滴落在唐三胸前。 轻轻的抱住唐三,小舞的声音在他耳边呢喃着,“哥,你真的好傻好傻,难道,你死了我还能独活么?我不要你死,我要你活着。真的好希望能够和你在一起生活,就像以前那样。可是,不行了。我不在了,你要好好保重自己,不然我会伤心的。” 强光闪耀,小舞脸上的容光瞬间焕发,抱着唐三的身体缓缓落在地面上,手中的蓝银皇右腿骨重新插在唐三断腿的位置处。 此时,她那血红的目光充满了柔媚之色,眼中只有怀中的男人。 低下头,轻轻的,轻轻的吻上了他的唇,握住唐三的右手,将那插入心脏的八蛛矛断肢拔出。因为一切的静止,并没有鲜血随之喷洒。 红色的焰开始从小舞身上燃烧,那并不是火焰,而是一种极其特殊的血焰。而其中燃烧的更是小舞的鲜血、生命还有那十万年的修为。 就像当初唐三母亲阿银一样,为了自己的爱人,她也做出了同样的选择。 血焰越烧越旺,渐渐由红色变成了暗红色,而小舞的身体也在这转变过程中逐渐淡化,就像越来越透明的红水晶一般。 所有的红色扩张成一个巨大的圆环缓缓收缩,围绕着小舞,还有她的男人。 在这一刻,那巨大的红色磁场产生的绝对静止正在逐渐减弱,首先恢复的,是范围内所有人的意识。 看着那血红的光彩,所有武魂殿高手们都惊呆了,小舞身上释放的光彩太强烈,以至于他们根本就无法看清小舞的样子。但在他们心中,却已经能够想到此时她在做什么。 十万年修为啊,那可是十万年的修为。 胡列娜也从昏迷中清醒过来了,在头部魂骨的作用下,她的视力要比其他人好的多,而她所看到的,也正是小舞注视着唐三的眼睛。 那是怎样一双眼睛啊,尽管释放的是血红色光芒,可在眼眸深处那浓浓的爱意,却仿佛能够灼烧人的灵魂一般。 紫黑色的血液不断从唐三胸前的伤口处涌出,那是属于八蛛矛的毒液,而他身上的其他地方,伤势在那暗红色的血焰笼罩之中正以极其惊人的速度恢复着。尤其是已经消失的右腿,竟然围绕着原本的蓝银皇右腿骨逐渐生长出来。 呈现在这些武魂殿高手们面前的,是一场奇迹上演。 唐三的眼睛重新有了神采,他看到的,也只有那双眼睛。那双充满爱意和悲伤的美眸。 不,不要,小舞,你为什么不走…… 唐三想要挣扎,他的眼眸中充斥着无尽的痛苦,他当然明白小舞在做什么,也更加明白这样做的后果。可是,他无法阻拦,他根本无法移动,只能眼看着这所有的一切正在朝着他最惧怕的方向发展着。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尽管唐三的计算能力很强,可这一刻,眼前的一切已经完全超出了他计算的范围。原本应该为他人生画上句号的一次计划却并未令他的生命终结。而他最想保护的人,却反而在…… 沐浴在小舞身上冒出的血焰之中,唐三全身不断传来麻痒的感觉,整个人仿佛灵魂出窍了一般,他心中充满了抗拒,可却怎么也无法眼前发生的一切,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小舞的身体在自己眼前逐渐淡化。 小舞此时已经不能说话了,因为她的生命力已经完全用来燃烧这身上的血焰。但她那双血色美眸却仿佛如泣如诉一般向唐三诉说着自己内心的爱意。 连唐三都不知道,此时小舞所使用的方法与当初他母亲所用的方法并不一样。小舞用的,是一种更为霸道的方式,而这霸道却只是针对她自己。这种方式就叫做献祭。 将自身献祭于唐三。唐三毕竟不是当初的唐昊,他还没有接近封号斗罗的实力,不可能吸收十万年魂环。小舞正是考虑到这一点,才会这样去燃烧自己的生命力来完成眼前这一幕。 献祭,不但是献祭自己的生命,同时也是献祭自己的灵魂。为了能让唐三成功的吸收自己付出的魂环,小舞在整个献祭的过程中连自己的灵魂都已经融入到这个魂环之中,将自己完完整整的给了唐三。 在这种献祭的情况下,不论唐三的实力有多少,不论他是否达到需要魂环的等级,这十万年魂环与他的融合都会绝对成功。只需要他的等级达到相应程度,以后就能继续提升。 而小舞的结果,却会是永世不得超生,连唐三母亲留下的那种生命痕迹,有可能恢复的机会都没有。 胡列娜已经痴了,她突然发现,和小舞相比,自己是那样的渺小。现在唐三是谁对她来说已经不重要了。她完完整整的看到了什么才是真正的爱。 他为了她,可以付出自己的生命,自杀取骨。 她为了他,可以燃烧自己的生命,献祭魂环。 是怎样的爱才能让他们彼此如此付出。难怪他对自己的美貌视若无睹,哪怕在过地狱路时自己刻意去诱惑他他也不为所动。原来,在他心中,早已有了这完美爱人。 胡列娜知道,不论如何自己也不可能与小舞相比。闭上双眼,她已经不忍去看。她内心之中最柔软的地方不断被强烈的痛苦撕扯着。 再次低下头,小舞那已经渐渐变得透明的唇又一次落在唐三唇上,唐三能感觉到的,只有淡淡的温热,却没有任何触感。一圈跳跃着的血焰围绕着他们的身体静静的律动着。而唐三体内的魂力正以极其恐怖的速度恢复、提升。 皮肤表面,蓝、金、血,三色光芒不断交替闪耀,背后的八蛛矛竟然一点一滴的生长出来,就像他那已经重新成型的右腿。就连胸口处的致命伤此时也已完全愈合。唐三的心脏,开始着有力的跳动。 两个庞大的身影出现在了树林边缘,但那血光的范围尽管是他们也无法接近。 他们是小舞最好的伙伴,他们当然看得出小舞在干什么。 泰坦巨猿仰天怒吼,巨大的冲击波从他身上骤然爆发,大片大片的树林在他身上狂野的气息中化为齑粉。 牛首蛇身的天青牛蟒不甘的注视着,“小舞,真的值得么?” 或许是感受到了他们气息的存在,唇分,小舞缓缓偏过头,看向大明和二明,她用自己那充满微笑和温柔的目光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值得的。也是那一瞬间的注视,她将先前发生的一幕幕通过精神烙印在他们的脑海之中。 低下头,埋首入他的怀中,小舞的身体渐渐的淡了、淡了…… 澎湃的血焰之环骤然回缩,刹那间,唐三身体周围爆发出一连串的爆鸣之声,就在小舞身体渐渐消失的同时,他身上原本的五个魂环逐一出现,而那血色第六环就在他身周凝聚。 同时,一道血光骤然照射在他的左臂上,一个红色的臂骨光影一闪而没。 就在这时,小舞那已经变得极其稀薄的身体骤然凝聚,就那么化为一个红色光球,光芒渐渐暗淡,外面的色彩一层层剥离,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的小白兔静静的躺在唐三胸前,她的气息,正在一丝丝的远离身躯。 “小——舞——”凄厉得不似人声的悲号从唐三口中爆发。这一刻,实力的任何进化对他来说都已经没有意义,他的心在颤抖,他甚至已经忘记了周围那些逼死小舞的刽子手。看着小舞那最后一丝气息正在消散,那空洞的失去了灵魂和生命的小小躯壳,唐三的心都碎了。 吼—— 同样的悲啸也同样从两位森林王者口中发出,强大的气息如同秋风扫落叶一般吹散武魂殿的高手们,它们几乎是疯狂的扑到近前。 突然,唐三的目光凝聚了一下,因为他在自己身上还看到了一件东西,那是一朵花,一朵美丽的大花。 在小舞化身为兔的同时,滚落于唐三身上。 几乎是第一时间,唐三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拖住小舞所化的小兔,另一只手飞快抄起那朵绚丽多姿的相思断肠红,将它的花瓣小心翼翼的送到小舞嘴边。轻轻的扒开她那已经化为三瓣的唇,让一片花瓣进入其中。 奇异的一幕出现了,那坚比金石的花瓣一入小舞口中,立刻化为汁液融化,流入这奄奄一息的小兔口中。 相思断肠红是小舞摘下的,哪怕她已经失去了人形,哪怕她生命与灵魂都已剥离,可她的气息还在,也只有她的气息,才能令这仙品中的仙品为之融化。 看到这一幕,唐三原本绝望的心重新升起一丝希望,小心翼翼的转动着那相思断肠红的花茎,将一片片花瓣送入小舞口中。 不论是泰坦巨猿还是天青牛蟒,此时都小心翼翼的将它们那巨大无比的头颅凑到唐三身边,虽然他们不知道唐三在干什么,但相思断肠红的气息他们不止一次从小舞身上感到过。 它们都明白献祭,也都明白献祭后的结果。但在它们内心深处也还都残留着那么一丝希望。甚至顾不上去为小舞报仇,只为了期待那渺茫的奇迹。 奇迹真的发生了。 随着一片片化为汁液的相思断肠红流入小舞体内,一层淡淡的金红色光芒开始出现在它身体周围,原本已经完全枯竭的生命力,竟然以惊人的速度恢复着。 小舞垂死后只有巴掌大的身体正以惊人的速度生长,在那金红色的光芒渲染下,她原本已经黯淡的毛发重新恢复了光泽,晶莹的仿佛一根根水晶丝线。 闭合的双眼渐渐睁开,伴随着生命力的恢复,小舞的身体内不断产生出一股股庞大的生命气息,将她燃烧生命力时所破坏的身体机能快速修补。 相思断肠红有生死人、肉白骨之效,本身又是小舞采摘,再加上小舞即将死去时完全是为爱付出,她与这株仙草顿时达到了完美的契合。被硬生生的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小舞的身体一直生长到尺余长才停止了增大,一整株相思断肠红很快就被她吃完了。唐三的心在颤抖,眼看着小舞生命力的恢复,他死寂的心重新恢复了几分活力。 “小舞,小舞,你能听到我的声音么?” 化为兔子的小舞自然无法回答他,那重新恢复了光彩的兔眸渐渐闭合,沉沉的睡了过去。 轻轻的将她搂入怀抱之中,唐三痴了。就那么呆坐在那里一动不动。他知道,相思断肠红已经开始发挥作用,但想要将效果全部发挥出来,还需要一定的时间。 他就那么抱着小舞坐在那里,整个人像是痴呆了一般一动不动。 泰坦巨猿和天青牛蟒也就陪着他那么坐着,小舞能否吸收完相思断肠红的药力清醒过来恢复正常,是他们期待的下一个奇迹。 武魂殿的高手们悄悄退去,小舞已死,他们谁还敢来触怒那两位星斗大森林的王者。可他们却并不知道,一颗充满仇恨的种子已经彻底在唐三心中生根发芽。 一天过去了,两天过去了,……,一连七天,不论风吹雨打,唐三都那么痴痴的坐在原地,痴痴的看着怀中的小舞,用自己的身体为她遮风挡雨。 小舞身上,不断闪烁着金红色的光芒,她的毛发变得越来越亮丽,淡淡的光芒每一次闪烁,都牵动着唐三和大明、二明的心。他们都在等待,等待着她醒来。唐三多么希望再听到小舞叫他一声哥哥,呼唤他的名字。 枯坐七天,唐三的神志已经有些模糊,但他仍旧坚持着坐在那里,仿佛他只要略微移动一下,小舞就会受到伤害似的。 突然,轻微的蠕动将目光呆滞的唐三惊醒,七天过去,他怀中的小舞终于动了。 金红色光芒不再闪烁,莹白如玉的毛发覆盖,长长的兔耳朵搭在背上,那双红色的兔眸缓缓睁开。 唐三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从小舞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生命力,别说是一只兔子,她此时散发的生命气息甚至不比体型庞大的泰坦巨猿二明少。 小舞没死。 兴奋、喜悦如同泉涌一般充满了唐三的心。 可就在这时候,唐三却看到了小舞的双眸,那是一双空洞的眼眸,失去了智慧,也失去了一切生命迹象的空洞眼眸。 “为什么会这样?”唐三嘶哑的声音喃喃问道,不知道是在问小舞,还是在问苍天。 在这一刻,他的精神仿佛已经完全崩溃了一般,眼前一黑,就那么怀抱着小舞向后倒去。 --------------------------------------------- 小三知道,这个结果可能出乎很多书友意料之外。但这个情节确实早在刚开始写这本书的时候小三就计划好的。为了不被大家骂死。小三还是略微透露一点。小舞自然不会是真的死了。下一章叫做复活的条件。这一段小三写的很用心。首先虐了的是自己的心。但情节发展到现在,不论是出于情节考虑,还是为了后续的更多精彩,以及更多的矛盾冲突。这一段小三必须要这样安排。大家继续支持斗罗吧。小三会尽可能写的越来越好。谢谢大家。这章不求月票,但求大家能理解小三。(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www.qidian.c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